5分28

                                                      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7-03 14:40:16

                                                      2007年,毕业以后的冯阳开始正式接触工程工作。机缘巧合之下,他认识了人生中第一个“贵人”。

                                                      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发现,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2017年起,冯阳先后4次分别被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法院、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4年前,丹阳大泊镇村民徐某发现女儿失踪后的次日向警方报案。同年8月8日,有村民在村旁田地里发现徐某女儿失踪前所骑的一辆蓝色自行车及散落在草丛里的帽子、鞋子等随身衣物,并在离自行车不远处发现一具女性尸体。经警方详细勘验、初步调查后,确定死者正是徐某的女儿。

                                                      冯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是四川方日门窗工程有限公司老板。当时去他公司应聘,对方问我希望给出多少工资,我说你随便给我多少工资,哪怕这个月不给我工资,我干一个月,如果你觉得不行,我走人。如果我这个月干出了成绩,你觉得还可以,那你就必须满足我的条件。”

                                                      能给侦查员带来希望的,唯有那枚从现场提取到的可疑指纹。然而,却因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条件,未能突出嫌疑人的身份信息。丹阳警方并未放弃,几代刑侦人不停开展专线侦查、指纹比对等相关工作,自此展开了长达24年的侦查接力。

                                                      冯阳曾有一段风光的过去,他的商业头脑在大学期间就初现峥嵘。

                                                      2003年,冯阳从四川资阳老家农村来到成都温江上大学。因学校离温江城中心有些距离,他发现一个商机——租用自行车。因家里条件并不好,母亲捡垃圾只够供他的学费,他就拿着向学校申请的4000元助学贷款买了20多辆自行车,还有4辆双人自行车,在寝室底楼划了一块地方,开了一家“自行车租用行”。

                                                      △犯罪嫌疑人高某亮辨认作案现场网传自称新冠肺炎核酸检测阳性女子谢某曾到访北京朝阳区4处商业区,目前北京SKP、朝阳大悦城、龙湖北京长楹天街3家已先后声明暂未接到疾控部门对该女子到访信息的通知。7月3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还暂未发声的望京SOHO,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也已向街道相关部门求证,目前正在等待答复。

                                                      彼时,30岁左右的冯阳风光无两,他在成都市温江区海科名城购买价值几百万元的别墅,另在红泰路红泰翰城购置两套商品房,“当时很膨胀,要面子,也买了很多辆车,最贵的是辉腾180万元,还有奔驰、宝马等。”如今37岁的冯阳,翻出已经不多的证件资料,里面还有两本车辆购置税完税证明。

                                                      截至2016年,冯阳所借钱款达到4000万元,“这个钱是陆陆续续从2014年到2016年借的。主要是向生意上的朋友、亲戚、银行等借的,用于工人工资、材料购买等。我只知道业务和收款,公司具体怎么开支的我是一笔糊涂账。”没想到,当年5月的一天,上百人突然“包围”了他的各个工地,要求还钱,“我根本没想到,同一天几十个债权人向我挤兑,我满足不了,导致公司倒闭,资产全部变卖,无法继续生产了。其实到我失败,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糊涂。如果不是突然来这么多债务人,我也能够慢慢还上一些,毕竟当时我的业务还在正常开展。”其中一位债主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当时确实发生了这个事,但他当天没有去现场,不久后得知冯阳“出事”。